文章摘錄
解脫的心比金沙值錢

釋迦牟尼佛對須菩提講:「如果這個世界上,無論是男眾或女眾,他們用像印度恆河邊的沙一般不可數的身體和他們的性命要來做布施,和假如有人可以讀誦、信解奉持《金剛經》,即便只是短短的四句偈而已,除了自己念誦以外,同時也介紹他人持誦,或者講解給他人聽,這兩種雖然都有功德,但是最大的功德便是能夠信受奉行《金剛經》佛陀所開演的經偈。」

是真愛才會刻骨銘心

我會讀莎士比亞是起源於高一時期,某一次去逛牯嶺街書店時,透過書店老闆推薦了我一整套他幾天前,某一位上海人因為要移民到美國,把家中所有的舊書全部賣給這一位店老闆,老闆知道我喜歡文學類的作品,特別是翻譯小說,於是他就推薦我買了《羅密歐與茱麗葉》和《哈姆雷特》,以及《莎士比亞全集》裡邊的悲劇和雜劇等,總共有十四部。 

白夫人的遺憾

唐代所有的文學家當中,最多產的應該是屬白居易,他從十幾歲開始就不斷地創造出內容極為優美的詩詞和文章,為了創作,幾乎日以繼夜未曾停歇,留下了大約三千首影響後人頗深的詩歌。從他十五歲就能寫出流傳千古的傳誦詩篇,其中的「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便是他的詩作,由於成天的索腸苦思,據說未到三十已經滿頭斑白,到了五十多歲,政治的起伏和長時期地久坐,常有舉步維艱的形容,但無論如何,他對後世的影響是深遠的。

失眠症的靜坐對治法

當時在場有一位同修年約三、四十歲上下,他來師父處學習靜坐也已經三年多,他也請問了段師兄一些修行上面的問題:「因為我從事的是業務工作,本身又是單位主管,所以有業績達成目標,而且又有部屬需要帶動。可能因為這樣子的緣故,近來壓力太大的緣故,導致這段時間都睡不好。特別在打坐的時候心都沒有辦法專注,跳動得很厲害,胸口處總覺得有一股悶氣出不來,因此打坐的效果並沒有太好。不知道師兄碰到這種情形,都是怎麼對治?」

在春光明媚下的靜坐初體驗

我在十六七歲的時候,第一次到師父的住所時,當時只覺得心中的感覺很溫暖、很寧靜,在台北很少有這樣子的居住環境。大門是兩片推軌式的草綠色鐵門,支撐大門的是一整排紅磚點綴著八卦形鏤空的小窗花。進去大門後,兩旁各種植著一株高聳入天的樟樹,旁邊還有一株超過屋頂的榕樹,令人印象極為深刻。

 

...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