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摘錄
呼吸法離不開身、心和氣的配合

無論任何的靜坐法,都屬於戒、定、慧中「定」之方便,這個定在佛教另外的一個名相叫做奢摩他,實際上天台所說的一切止觀之法雖多,但尚有所分別。一般而言,大部分分類為小止觀、大止觀,經常為人所用的又叫六妙法門,在天台稱為不定止觀,內容稱為數、隨、止、觀、還、淨。

今樂欲往生安樂,唯願如來教我思惟

方老居士何其福德深厚?可以時時睹墨如人,並且時時惕厲精進,但基於尊重,我也極少問及此中之因緣,因我對阿彌陀佛自小之信仰,初次約訪老居士住處,謁見景德鎮民國時期名家所塑象牙白瓷、莊嚴無比的西方三聖,我不覺不請自拜,頂禮三聖之前。有此因緣,我便脫口問及老居士平常之日課:「我幾十年來每天日課便是淨土三經,春季持誦《阿彌陀經》,夏季專持大經《無量壽經》,秋冬兩季便持誦《觀無量壽佛經》,從未更改或者停歇過,即便偶有小恙,也是心中默持經文不輟,其他時間便持念南無阿彌陀佛六字洪名。這些習慣都是來自於高老居士及印光大師所感召,除此之外,對於其他淨土諸經也幾乎喜從讀閱,做為未來往生之資糧⋯⋯。」我當時聽了老居士所言內容之後,心中便了梗,方老居士對於淨土應是用了大半生的時間用功,心裡便想日後可向其磋詢有關淨土法門的種種門徑。

敬鬼神而不迷信

春秋晚期,在鄭國出了一位極有智慧的政治家,也是一位影響後世頗深的大思想家—— 子產。他主政的期間,對於國內一切的政治改革以及對外的外交,都有著承先啟後極大的改革,有很多政治方面的創新和理念,對於整個後代思想上的參考極有價值,在後世的政治評論上而言,許多歷史學家都把子產評定為春秋以來最偉大的政治思想家。據說他才新官上任沒多久,所有國內的紈絝子弟就不再遛鳥、跑狗,不敢群居無所事事,放浪不羈之事不再聽聞,國中超過一定年紀的老年人不會有人看他手提重物,敬老是很平常的一件事;還未成年的稚年小兒,也不會驅使他耕作、服勞;當他宰政才到第二年,舉國商場上一切的買賣交易全部變成公平,再也沒有人敢哄抬價格,暴利謀財;當到了第三年,百姓家裡根本不用上鎖,沒有人敢當宵小,路上即便有人掉了物品,也沒有人敢占為己有。到了他主政第四年,全部的農民完工以後,可以不用把耕田的工具帶回家中。

心是本自圓成,遍滿十方法界

玄沙是位開悟的禪師,當初我學習禪宗的老和尚就曾經提出了玄沙禪師的一件公案,玄沙禪師對他的弟子說:「你知道嗎?現在有一些自稱開悟見性的,妄稱自己為大善知識,平日坐在自己廣大的繩床上,只要有人來參究,他便裝模作樣地搖動著身軀,揮舞著手勢,儼然一副開悟模樣,擠眉弄眼,瞪大著眼睛,瞠吐著舌頭,看著來參訪者雲視霄漢,看著虛空。

念起自覺,覺知便無

在修持的道路上,所有的誘惑中最大的應該是屬於電子產品。許多人一上網,一滑手機,就是好幾個鐘頭,甚至於通宵達旦,永不停歇、夜以繼日地把玩,這是極度無聊的放逸;要不就是為了逃避壓力,尋歡作樂,高歌勁舞,或是找人聊八卦,尋求感官刺激。如此一來,僅有極短暫用心於佛法上的功德,剎那間便會崩潰,消失得無影無蹤,甚至於再也不敢碰觸,以免產生心虛及愧疚感。經典裡邊佛曾經說過,我們現在所處的娑婆世界到處都充滿了無明的眾生,曾經有經典說:「值此濁世,千佛不教。」連菩薩都瘋狂了,怎麼教?現代人無視綱常,紊亂倫理,不忠不孝,只為私欲、私利,什麼事都幹得出來。太陽底下幾乎所有的人都在說謊,到處充滿了綺語,無處不展現心機,即便給予正法,施展出來的卻成了邪術,這便是佛經所說的,未來的世界一花一草都可成為利器。在這樣子的時間裡,好不容易輪迴投胎到了人歲百歲的時間裡,若還不能在雖無法見佛,但尚有法音值世的時間裡,好好把持修行,那無常一到,這一轉身恐怕再也無法得到學佛的機會。

...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