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摘錄
當有任何妄念生起的時候,就在當下把它放捨

許多人不明就裡認為心是很容易掌握,因為就在自己的身上,實際上當你真正唸佛也好、觀想也好,那個時候才看到自己二六時中那顆奔騰不已的心,是如同空氣中的風一般難以把捉。許多聖者都教導眾生,要他們明白心本身一向是離開心意的造作,也要眾生不要沉醉在過往,也沒有必要對未來做任何的希冀和期盼,在這樣子的境界當中,不管內情、外境有任何境界來臨,都要跨越自己的念頭,千萬不要執著,更不要有混亂,當有任何妄念生起的時候,就在當下把它放捨……這文字經過翻譯多麼優美,多麼撩人,又多麼地具有說服力,但是我們試著修習看看,便知道並不是想像中的一般。

調息專注.心息相依

守安禪師他有一首詩很有名,「南台靜坐一爐香,終日凝然萬慮亡。不是息心除妄想,都緣無事可思量」,這首詩什麼意思呢?按照他這個禪詩的內容,是在講守安禪師每當他在寺廟裡燃香靜坐的時候,二六時中凝心守靜,到至極之處時,所有八萬四千微塵般的思緒也都消釋,他說他不是因為刻意要去消除妄想心,而實在是調息專注到了心息相依的時候,自自然然就無所依附,到了這般,當然就沒有任何妄念、思緒生起……。

什麼叫做返聞?

這裡面對一些剛閱讀楞嚴初機的許多重要的意思,例如三摩地翻譯成正定,由此直指何謂圓通大定,並且再度說明如果要進入此一三昧,實際上必須從觀世音菩薩的耳根法門入手,這是觀世音菩薩祂親自說明是如何地從聞、思、修進入三昧正定的方法,雖然並未錄出全文,但是比如點睛般的給予梗概。在整個二十五聖者所發表的成就法門中,對於娑婆世界的眾生而言,觀世音菩薩的耳根圓通法門,是最基本而且最普遍的,這是過去觀音菩薩在無始劫之前,在當時的佛座下所學習到的解脫法門。當時的佛教祂要從入「聞」的根性思惟般若智去觀察,如此二六時中反覆不斷的去熏習修持,最後便會進入甚深三昧之中。觀音菩薩在佛前對大眾發表,祂當時是如何下手初修,耳根不要受到外境任何六塵中聲塵的干擾,也不要隨著它去追尋,一旦追尋就變成緣音外止,如此一來自己的心緒,就會隨著音聲受牽引,這就不是收攝耳根,反而變成出流,六根一旦受外境所干擾,便會進入輪迴,觀音就在此時向與會大眾說明,當時上師是如何開示祂運用自己的耳根返聞自性的方法。

 

一切眾生皆有佛性

當然,成佛時的佛陀解行的境界已達到最究竟的境界,所以一切佛經上面才會不斷地說道:「證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這句話的意思是指修行到達最高的境界,就是使一切人都能夠獲得不可思議的正等正覺的果位。這種境界當然不是一世就能獲得,也非一蹴可成,而是必須經歷不知道多少億萬千次的輪迴轉世,而且每一世都得有所修證,才有可能獲得最後的法、報、化三身,以及只有證得佛果的覺者才能獲得五種智慧。這五種智慧以研究唯識的學者來說,他的名相分別稱作大圓鏡智、平等性智、妙觀察智、成所作智、法界體性智,這些都是必須靠自性轉化的辛苦歷程,由每個人的六根──眼、耳、鼻、舌、身、意,和貪、瞋、癡、慢、疑中淨轉成為佛的智慧。

邵康節藏名遠利

或許孫老居士本就腹有詩書、胸有文墨的緣故,他光是在這篇的原文上,就洋洋灑灑舉說不盡,並且還旁通引述地說到了邵雍的一篇〈戒子孫〉文,他說:「我父親本身就愛研究《周易》,所以對於邵雍向來極為敬重。說起邵康節,他不但是中國文化歷史上絕對重要的大家,同時他也被尊奉為宋代五子,又可以配享祭祀於孔廟其中的五位重要儒家代表人物,這是非常不容易的。一個人物的形成,和他自小的養成有關係。邵康節從很年少的時候,幾乎是遍學一切,遍讀所有,而且為了專注,下著大雪的冬季仍然堅持不著薪火取暖,夏天酷暑汗沁衫衣,還是手不搖扇,每夜展讀,經常至東方漸白仍不著席,他求學刻苦專精的態度可見一斑。他的一生,平日不做和學問不相關的事物,連往來的人也都必須對其學識涵養有所裨益,才會往從,因此在他的年代裡,經常密從者唯有司馬光、程頤、程顥和呂公著等當代大儒為主,其餘時間幾乎時時刻刻與書為伴。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