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摘錄
離苦得樂獲得解脫,關鍵都存乎一心

學佛光是要學到放下和放心都不容易,我舉個例子,禪宗的二祖慧可自從接了初祖達摩的法之後,十方到他座下求法的人比比皆是,後來接他法脈的是三祖僧璨,我們現在聽到祖師,心中都會生起像對佛菩薩的那種心境一般,但是如果見到沒有悟道之前的僧璨大師,你絕對不會相信他會是開悟的祖師,為什麼呢

心就是自我的主宰,我就是心的主人,主宰就是吾人與生俱來的本覺

《楞嚴經》從〈第二卷〉開始,由於佛前面多次地責怪阿難等是用所緣心在聽聞佛法,如果一再地執著於此心不放,那最後還是無法獲得真心。雖然佛一再地善巧提示,可是阿難對於妙明真心仍然無法了解。到了這般處境,阿難也只能厚著頭皮再度祈請佛陀慈悲再次開示……佛心想阿難等對於妙明之心還是無法明白,就暫且用比喻性的方式告訴阿難說:「就譬如虛空上面的月亮,誰都可以了解它是因為明月所顯現出來的法體,也就是人的性體。吾人的心本來就是不生不滅,但是眾生自己礙於無明之故,反而卻認為是有生有滅,這是所有人的錯誤。

《無量壽經》其中所蘊含的密意

我先講十八大願的整個內容——「設我得佛。十方眾生。至心信樂。欲生我國。乃至十念。若不生者。不取正覺。唯除五逆。毀謗正法。」十八大願的整段願文,通俗一點說明的話,意思就是說——如果我一旦成佛啦!一定要度盡所有十方的眾生,假如十方的眾生同時也俱足了至心、信樂、欲生我的國土,稱誦我的名號,並且也俱足了三種心,是哪三種心?就是前面所說的至心、信樂心、還有欲生——想要投生的決心。只要俱足這三種心,那同時再唸佛號,唸佛號不論它的時間長和短,即便是短到只能唸十句佛號,或者是一生都在唸誦佛號,無論是哪一種,他還不能往生,我絕不成佛。除非有曾經犯下五逆重業,同時也不相信有正法,並且曾經毀謗過佛法,這種人除外,都可以往生西方極樂世界。

見見之時。見非是見。見猶離見。見不能及

這玄沙禪師當初也是因為參研《楞嚴經》而得到啟悟,我的禪宗老和尚除了舉說玄沙禪師這個例子外,他還額外地說到所謂「見見之時,見非是見。見猶離見,見不能及。落花有意隨流水,流水無情戀落花。諸可還者,自然非汝。不汝還者,非汝而誰?長恨春歸無覓處,不知轉入此中來。」反覆地在佛陀針對阿難的七處徵心所引發的心到底是在裡面?還是在外面?還是在中間?

修道之人忌慕神通

回想往昔承侍道家師尊時,師尊有時數日僅進一餐,或者平時僅進流質食物,也只少量而已,每一年兩季至少辟穀七七,也從未見有疲相,依然勃姿颯灑、蹈厲自若地談笑風生,而且已經越歷數十載。據說他在蜀中那段歲月,廟中老道曾傳授他陳摶老祖之睡訣,此點從師尊有過數度未曾下榻超越十日可以得見,原來陳摶老祖傳世之睡功稱為「蟄龍功」。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