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摘錄
星月菩提念珠特殊的意義

師父所給的那串星月菩提,起初剛請來的時候有著淡鵝黃色的底色,每一顆珠子上面密密麻麻布滿了點狀如芝麻的黑點,樣子真的像煞了夜晚湛藍色天空中閃閃發亮的星星,師父只叫我用這串唸珠好好地唸佛。比較特別的是,每一顆珠子裡邊似乎還存在著另外一顆小豆子,因為有時候輕輕搖晃時,還會聽到沙沙沙的撞擊聲,這種老的星月菩提子唸珠在往後我接觸念珠的過程中,似乎極難再碰見,這條唸珠至今還保留在我的佛堂,從淡黃色到如今整串變成深咖啡色,並且也已經包漿,我非常重視這串唸珠,畢竟它有它特殊的意義存在。如今我還請製錦盒的師父特別用上好的錦緞量身定做,讓這串唸珠功成身退地安置在佛堂的清靜處。

存善心、信天理,曉得心是一切之所在

這幾年我比較著重在心性上的觀照,所以幾乎是以『人心惟危,道心惟微,惟精惟一,允執厥中』,這段話我每每橫放心中,咀嚼再三,每回的體會都有所不同,極為讚佩中國的老祖宗早就已經有智慧用來修心的法門。像這幾句話,最早是由舜帝用於修心養性的內涵,最終也把這心法傳給了大禹,那時候佛教還未傳入中國,儒家的孔子還未出世,這些聖人便可以有如此高的智慧,用來撫順人民,形成了中國華夏民族太平鼎盛的來臨。

妙微密性淨明心

  「妙微密性淨明心」,雖然只有幾個字,但是意境非常地高遠。要達到妙的境界,非得要證入寂照不二的境界。那什麼又是寂照等同之境呢?先講寂,寂是指我們每個眾生本自就有的不生不滅它的本體,眾生和佛的差別便是在這裡,佛早就證得了這不生不滅的心性,但是凡夫眾生每每都是活在生滅輪迴之中。光是有寂還不行,還要能照,照的解釋也是我們需要俱足了了常知,才知道照的意思,這種境界也只有如同當日達摩給慧可印證時的境界差不多。當時慧可因為參透了達摩所傳心法,去找達摩印證,當時達摩問他的便是在於有沒有斷滅心,慧可回答達摩時所說的一句話便可以確定,慧可當時說:「了了常知。」

劉邦祭孔第一人 賢臣張良獨獻策

雖然劉邦肚子裡沒有墨水,再加上是個不折不扣的粗俗人,但有一點是別的帝王所沒有的,那便是他的豪邁氣度和容納異己的肚量。如果他發掘是個人才,那即便他有些許的缺失或舉止態度不當,他也全然不在意,一笑置之。

「心」先自在,「身」無處皆逍遙

        一個人若要長壽,首先要讓自己「心」先自在,「身」無處皆逍遙,時常如此,在人世間處事自然可以窮通無礙,進一步從靜觀中體會到,生命中妙有所應化出來的一番滋味,久久自可體會天、人、物、我合一的境界,這就如同過去古仙真所說的「只恐身閒心不閒,心閒何必住雲巔」,這句話道盡了修道人常犯的毛病。對於人世間三平四滿之類似看如過眼雲煙,自然不貪、不求、不爭,這才有辦法真正地做到臨幽壑而知藏,看急湍而知止,否則如何放得下、看得破?放不下、看不破和俗人又有何異同處?吾人靜坐之目的無非是靜慮息心,一切的思維、妄想都需停歇,心如猿猴駑馬般,借問如何安養?又如何養真?這個「真」極其重要,一放需全放,絕不假思量,而不是口頭上說放,心中仍然千頭萬緒,連個繩頭都尋不著,如此任何坐法、道功都莫可奈何,修道人最要者可得雲霞之任運,住無心以保任,這才是真正的養生之法。

...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