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摘錄
數息法門和隨息法,其方法和目的是為了要讓我們心中粗雜的妄息隨著呼吸漸漸地到達微細

所謂的六妙門直接地講,都和鼻的呼吸有著直接的關係,漸漸地隨著善巧方法的不同,依照出入氣的方法讓自己的呼吸愈來愈細,到達聽聞不到出入息之聲,這個稱為鼻息和數息。一般剛開始學習靜坐,最容易接觸到的就是數息法門,方法固然簡單,但其實一般人要從一數到十都沒有夾雜任何妄念和煩惱,這並不容易......

離一切相即一切法,自然可以迥脫根塵,周遍諸法

整部《楞嚴經》所在闡釋和破斥的就很清楚地可以了解,佛陀一路開始就是在破阿難的識心,這個識心就是我們所有一切眾生都具有的妄計識心,不能明識真心。接著顯現一切相,目的要讓所有人能夠見性,當時所破的就是眼根,因此標識真心所顯,顯什麼呢?離一切相即一切法,自然可以迥脫根塵,周遍諸法。再進一步講,破妄心的重點主要有三個,七破用來提示無處,重徵破斥非心,縱奪指示無體,以及七大雖然有言說,但是其實無任何的實義,從中彰顯圓融不生不滅的常住妙明真心。

打坐的時候,重心應該放在『心息相依』這上面

我上回聽了寬達比丘,在他的佛學中心講述了他的天台六妙法門,之後我把我個人的想法和他分享:「法師,聽聞了您的上課之後,覺得十分讚嘆,法師對於天台止觀及六妙門所研專精,可見這幾年來,法師在學理上應是更加精進,但我個人倒是有些拙見和您分享。其實所有一切的法門說穿了都是在講述呼吸法門,那既然如此,無論你修禪、修密、修淨土,只要專注於呼吸,置心一處皆可大成,但這裡面就有一個問題來了,你打坐的時候,如果沒有辦法像祖師大德可以進入四禪八定,你的思緒仍然七上八下到處亂闖,心神恍惚,有時心思蕩漾,三翻四復,連自己都無法掌控,那如此的打坐方法又有何用?

逆流而上

左丘明是影響後代歷史學家極為重要的大家,他的年代是屬於春秋戰國時期,左丘其實在當時是屬於一個地方的名字,就好像台灣的台北之類。在魯國有一位名字單字的學者叫做明,這位叫做明的歷史學家他的祖先世世代代傳統上都是擔任魯國的歷史官員,而且和孔子有一定關聯性的關係,得天獨厚的左丘明因為家族的工作環境關係,他比任何人都有機會自幼便閱讀了大量和歷史相關記載,以及鄰近各諸侯國一切和歷史有關的資料,他所讀的都是第一手的素材,這便造就了他日後成為一代歷史宗師地位很重要的來源。

靜坐呼吸,離不開「念」為重要

近兩百年來,傳承止觀、六妙法門之泰斗,天台近代之祖師,諦閑大師乃是近代天台四十三代祖,其一生有修有證,著作等身,如《天台宗講義》、《教觀綱宗講義》、《大乘止觀述記》,大師自幼便有出塵之志,但由於他的哥哥和他俗世因緣很深,因此對於早期他的出家多所阻礙,這件事情一直到他哥哥往生以後,他才塵埃落定,安心的到國清寺接受一個比丘應具有之三壇大戒,從此之後一心辦道無有旁騖,乃是一位不可多得的近代高僧,對於數息止觀法門有深入修持,並且可以演傳於後代之巨擘。他一生修持止觀法門,多次進入甚深三昧之中,有諸多入定之經驗,最有名的是有一次他在杭州講述《法華經》時,講著、講著,當他講到其中的〈方便品〉的時候,漸漸地眼目垂簾,聲音從微弱到完全禁語,進入到甚深的定中良久,不知過了多久的時間。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